〔普通的公寓〕



這是千秋口中所謂「普通的公寓」,難得劇組找來了和漫畫相似度這麼高的台灣辦事處。聽著那三拍的圓舞曲節奏,真的讓我猜中這是「圓舞曲之王」小約翰,史特勞 斯(Johann Strauss Junior)的作品。史特勞斯是一個很普通的姓,所以請不要將小約翰和理察.史特勞斯混為一談。前者是奧地利作曲家,而理察先生則是德國的。另外,約翰 的父親也是叫Johann Strauss,亦同樣是個作曲家,所以我們在提起這位圓舞曲之王時,一般都稱呼他為小約翰.史特勞斯。

別以為有一個當音樂家的父親,仕途便一帆風順。小約翰的父親極力反對兒子們當音樂家,在他年幼時,小約翰只好瞞著父親偷偷地學小提琴。當父親發現他偷學音樂 時,小約翰回憶說:「那是一個暴力和不愉快的情景。」(Violent and unpleasant scene),父親也不願意知道他任何在音樂上的計劃。直至他17歲時,父親有了外遇而離開家庭(維基大神的說法是"have a mistress"),在母親的支持下,小約翰才能全心地學音樂。不過,由於他的父親在當時也有一定的影響力,小約翰起初的路也是很苦的。這樣的經歷和千 秋還巧合地有點相像。他也是父母離異,即使父親是名鋼琴家,但對兒子卻是不理不睬。也難怪千秋不願意承認他和千秋雅之的關係,也許是希望靠自己的能力在音樂闖出一片天吧。

說回這首配樂,這是小約翰《維也納的氣質圓舞曲》Op.354。小約翰先生一生創作了不少圓舞曲,讓這樂種由不入流的農村舞蹈,變為上流社會的宮廷娛樂。而當中最為人熟悉的,應是被喻為「奧地利第二國歌」的《藍色多瑙河》。


野田進入公寓後試了兩間房中的鋼琴。究竟一間有三角琴的房間在巴黎租金多少錢啊?野田妹若不是泊了個好碼頭,怎麼會有這麼多錢住豪華公寓的?不過她房中的琴應是琴絃斷了才會發出這種聲音吧(笑)。


千秋房中的,如果不是野田踏了右邊的腳踏,也應要找調琴師來檢查一下了(笑)。

千秋著野田彈點東西來聽聽,野田最後選了法國印象派作曲家拉威爾的《鏡》(Ravel: "Miroirs" Op.354)。印象派音樂屬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,強調「色彩」與「氣氛」。代表作曲家除了拉威爾,還有德布西(Debussy)。





從法蘭克瑛士的對白,可知道這是拉威爾先生獻給法國不同年青藝術家的曲子。《鏡》是一套組曲,共有五首,每首各獻給一位藝術家。取名為《鏡》(Reflections),是因為樂曲描述不同人望進鏡子中的影像。配樂選用的為第四首《小丑的晨歌》(Alborada del gracioso, or "The Comedian's Aubade")。當中一段右手重覆音的樂段是鋼琴音樂其中一段最難彈的...(題外話,這是LRSM的歌啊)難怪兩位外國同學一聽便如此驚訝不已。

一時手癢買了"Miroirs"的樂譜(折扣後也害我的銀包不見了二百多元...Orz),看著譜才知道,最難的不是右手重覆音,而是後一段右手的 glissando樂段(即掃琴)。平常掃琴起落點要準也要下一番功夫,作曲家還要演奏者用右手同時掃兩顆音,而要維持同樣的音程(距離)。穎很想很想看 現場別人如何掃那一組音呢!野田在這兒只有彈樂曲的第一段,在第二夜的古堡演奏會應是有彈到最後一段的(當然中間跳過許多段了)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穎 的頭像

穎的音樂海洋

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